惊!看不见的水之毒,拉斯维加斯的鲤鱼变性了

时间:2013年7月22日

水里有很多看不见的东西,它们让湖里的雄鱼变性,让鳄鱼生癌,剥夺了青蛙生育后代的权利。它们是能影响生物发育繁殖的药物,是人类不加节制的活动将它们带入环境中,散布到水里,最后被人类自己喝下。
冯征勇给小区桶装水站里送水的朱友奇打了个电话,这是他3月份从美国回来后订下的第四桶水。“刚到美国的时候觉得奇怪,每个超市都有专卖清水的陈列架,老美买东西总不忘搬上十几桶清水回家。心想,美国的自来水不是都可以直接喝吗? 为什么还要买水? 后来询问房东才知道,其实老美一般不会直接饮用自来水。他们害怕水里的有机物、重金属和病菌。”
冯征勇的美国房东沃尔特家里有一套纯净饮用水处理设备。“我住的这个地方,一般每三个月会寄来一份水厂的水质报告,报告水中所含的各种成分,好让居民决定要不要装过滤器。”尽管水质报告总是显示“水质优良”,但沃尔特仍毫不犹豫地装上了过滤设备。
1993年,沃尔特的父亲因为饮用的自来水被微生物污染而染病去世。这种名为“隐孢子虫”的微生物已经对水厂里消毒的氯产生了免疫力。2003年华盛顿的自来水中发现超量的铅;2008年3月,费城等地的饮水被检测出了几十种药物残留。这更加强了部分美国人对饮用自来水的不信任感,他们宁可买瓶装水喝。
现在,冯征勇和妻子每天喝的也是送来的桶装水。“在美国喝习惯了。自来水是从水库取水的,现在看不见的污染太多了,也不知道水里到底会有什么东西。”
自来水厂的水质检测系统一直在监控水源里的“坏东西”。这些水里的“坏东西”,过去是细菌和无机物,现在很多人造的化学激素已经潜伏在其中。它们多数来自船底涂料、洗涤剂和塑料树脂。这些类激素在水中都是极微量的,可能要10 年后才会对人发生影响。但一旦发作,就将直接影响人类的未来。美国图兰大学的约翰? 麦克拉克伦提出了惊人的报告:用作杀虫剂的化学物质,单个来看没有不良影响,在水中浓度只有几百亿分之一,但如果混合在一起就会产生160 至1600 倍的激素作用。“过去曾认为低水平污染是安全的,现在应该认识到低水平污染也危害健康。”
就在冯征勇回国前两个月,美国人大量消费瓶装水的习惯遭到了环保人士的抵制,“这种习惯需要大量的塑料包装,这会成为新一代的水体残留类激素。再说,很多瓶装水里面装的,其实就是自来水。尽管当前的饮水净化技术还可以保证我们的健康,但未来容不下任何自欺欺人。”
水源地的鲤鱼之变
文/ 韩少华
斯蒂芬? 古德布里特是美国内华达州米德湖水库每年50万垂钓者中的一员。2007年6月,他钓到了一条11.5公斤重的大鲤鱼。当天晚上他操刀准备做美味的烤鱼时,他发现这条有着威武长须的雄鱼,肚子里竟有着满满的一包鱼籽。
拉斯维加斯的鲤鱼之乱
早在2002年,一些美国科学家就注意到了鱼群变性,然而直到2004年的小口黑鲈变性事件才开始让全美公众注意到它。那年夏天,华盛顿附近波托马可河上游的垂钓者发现了来此集体产卵的雄鱼。科学家们在对一些鱼进行解剖后发现这些雄性小口黑鲈长出了雌鱼的生殖器官。继而展开的全面调查发现:波托马可河流域中大约42% 的雄性小口黑鲈鱼是彻头彻尾的双性鱼;此外还有37%的雄鱼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性别紊乱。从此以后,科学家们注意到了接连在美国乃至全世界发生的鱼类性别紊乱现象。研究人员在洛杉矶附近海域捕捞的64 条大比目鱼和鲆鱼等底栖鱼中,有三分之二的雄鱼都产生了雌性鱼才有的卵蛋白,其中有11 条雄性鱼的腹腔有卵巢组织;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溪的鱼类调查发现,有一半以上的雄鱼在从上游游向下游的旅途中变成了双性鱼;在挪威近海的雄性鲑鱼因为受到雌激素影响而严重妨碍了生殖。
科学家的检测报告认为,罪魁祸首并不完全是天然性激素。“米德湖鱼的血液内含有类似止痛药、镇定剂甚至抗生素等至少13种人类服用的药物的成分,这些药物成分在水中会对鱼类产生类似性激素的作用。”
药物凶猛
米德湖鱼身上检测到的药品成分都含有性激素,它们来自供应拉斯维加斯饮水的湖水。在美联社展开的长达5个月的饮用水调查中,研究人员发现覆盖全美24个大城市、波及4100万人的美国饮用水系统富含各种激素类药物:加利福尼亚的水里有抗癫痫药和抗焦虑药;在新泽西州一家供应85万人的水处理厂,研究人员发现了镇定剂和心绞痛药物;而在费城的饮用水中居然检测出56种药物。
水体中的药物污染并不仅仅发生在美国,科学家在全世界的湖泊、河流、水库中共发现有100多种药物残留,这其中甚至包括以水质纯净闻名的瑞士的湖泊。法国的医学家和生物学家调查了塞纳河、卢瓦尔河和吉伦特河等主要河流的水质,他们发现随着医疗福利的不断完善,这些河流中的感冒药、治疗心血管疾病药、癫痫病药、避孕药甚至抗癌药的成分在逐年增加,亦直接导致水体中的鱼类变性。而英国环境局也认为是河流中残留的避孕药、荷尔蒙补充药物等成分使得某些河流里三分之一的雄鱼变雌鱼、甚至孕育了鱼宝宝。中国也存在药物污染水源的潜在可能,香港的研究人员曾对海边鲨鱼的血液进行检测,发现了镇定剂成分,当时谁也不知道水里的这些药物是从哪里来的。
不光是水中的激素药物令英美的科学家们头痛,其他各类的环境激素问题也在逐渐升温:多氯联苯和聚碳酸酯,这些农药和合成药物的成分几乎与雌激素完全一样。一份令医生们头痛的报告指出,近60年来, 欧美等国男性精子平均减少50%以上。在中国,男性的平均精子数量已由1940年代每毫升6000万个下降到现在的2000万个,精子活力也大幅度减退, 每8对夫妻中就有1对不育。“雌激素无处不在,”丹麦内分泌学家尼? 斯卡凯贝克如此说,“人们常说,破坏环境的恶果要让人类的后代来承担。但如果现在的情况持续下去,我们恐怕连可以承担恶果的后代都不会有了。”
从原水到自来水
文/ 顾媛
北京市居民高先生起床后,准备洗漱去上班,却从家中的自来水里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异味。“那些天,都不敢喝家里的水,只从单位带水回去喝。”高先生这样回忆1997年的那个夏天。那以后不久,高先生就在报纸上读到了位于北京与河北省交界处永定河上的官厅水库因为水质恶化被迫退出北京饮用水水源的消息。
官厅水库,从上世纪70 年代起和密云水库一起被称为北京的“两盆水”,是北京地面饮用水的重要水源地。长期以来,农药厂、纸厂、炼铁矿的排污直奔桑干河等上游河流,这些有机废料让官厅的水越来越“有营养”,最后水库水含高锰酸盐和氨氮含量过高,不再适宜做饮用水水源。1997 年,它不得不被迫退出首都饮用水源。
官厅水库事件之后,北京地表饮用水的主要来源转向了密云水库。那时的密云水库面临着旅游业的“围剿”:各种度假村的污水和游客的粪便都可能会随着雨水进入水库,给水体带来大量大肠杆菌等病原菌。
“今天的密云水库好很多了。市政府在水库周围划分了水源保护区,搞水土保持、栽林种树,脏东西少多了。”中国科学院生态研究所的朱晓东博士说,“密云水库的水现在已经恢复到了适合饮用的原水标准。”
自来水,随便喝?
“既然自来水这么干净了,那为什么烧出来的开水还会有这么多水垢和沉淀呢?” 家住丰台区的曹女士对饮用自来水仍有疑惑。“我家以前只喝瓶装的纯净水。”然而,2007年底有报道称,因监管难度大,当前国内市场上销售的瓶装水的质量参差不齐,稍不留神就可能喝到细菌超标的水。曹女士不得不重新烧起自来水来喝。
“北京地区的水源,除了硬度比较低的密云水库地表水之外,还有些水源是北京城南的地下水,这些水硬度高,碳酸钙含量大。所以烧开的时候会有碳酸钙沉淀,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水垢。”朱晓东博士介绍说,“从饮用水安全角度考虑,北京市的自来水硬度还是安全的,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目前北京市供水企业大规模处理水质偏硬问题时主要采取勾兑的办法。就是将地表水和地下水按一定的比例进行勾兑,达到降低水硬度,提高口感的效果。”
然而,有很多人坚持认为直接饮用自来水存在一定的风险。北京回龙观某水站的朱友奇每天平均要给周围小区的用户捎上20桶水。“这些人家的自来水只用来浇花洗衣服,从不饮用。他们害怕供水过程会发生二次污染,怕水管子不清理,脏,水箱和水塔也不够卫生,”朱友奇说,“甚至有人问过我,有些老水管还是金属的,年头一长,金属分子会不会渗透到水里。”
饮用水里发生了什么
人们对饮用水中金属污染的担忧可能始于20世纪50年代。1950年,因为食用了被含汞废水污染的鱼虾,日本爆发了致命的“水俣病”,引起了人们对重金属废水污染的普遍关注。然而,1980年后,水源中的有机物污染逐渐成为水体污染事件的主角。在进入水体的繁多化学物质中,有机物的种类是最多的。根据现有检测技术,发现给水的水源中有2221种有机物,饮用水中有765种,并确认其中20种为致癌物质,23种为可疑致癌物,18种为促癌物,56种为致突变物。总计117种有机物成为优先控制的污染物。而中国环境监测总站也发布了反映中国环境特点的优先污染物名单,这里面有毒的有机物有58种,无机物10种。这些毒物都是经由人类活动带入水体的。
“要解决饮水安全问题,办法只有两个:一是保护水源,控制污染;二是强化水处理工艺。”朱晓东博士说道。
那么在自来水的流程工艺中对于已经受了有机污染的水源,净化效果是怎么样的呢?大量的实验室试验及工程实践表明,混凝沉淀法对分子量大于10K 的有机物去除率在80 % 左右,对分子量处于1K-10K的有机物去除率在30%左右,而对分子量低于1K的有机物几乎无去除作用。而活性炭吸附过滤是一种去除有机物的有效手段。在实际运行中表明,活性炭对分子量处于0.5K-3K的有机物有比较好的去除效果。可是如果要对付饮用水中的很多小分子抗生素如常用的青霉素和先锋霉素等等,不仅价格昂贵,还有很多技术问题需待解决。
“并不是哪里的水厂都能有北京自来水厂这样的设备和工艺。”朱晓东说,“水源的水质对于饮用水来说是最重要的,一旦水源受到了严重污染,就算后期投入大量的技术和物力去进行净化处理,也很难完全消除影响。特别是现在,面对着林林总总成分不明的污染源,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知道我们的饮用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去测你家的水质?有几个简单的小方法。
No1
取一张PH试纸,浸入水中,然后取出,对照比色卡就可测量水中的PH值。PH值在7为中性,小于7为酸性,大于7为碱性。正常自来水的PH值应该在6-8之间。PH试纸一般在药店有售。
解决办法:
煮沸可消除水中碳酸化合物,降低暂时的硬度,但不能消除硫酸化合物、氯化物等成分,所以煮沸法只能降低硬度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
No2
将肥皂削成碎末放入水中,用手搅拌一下,软水中放入肥皂易产生大量泡沫,而硬水中的钙盐、镁盐能与肥皂起作用产生沉淀,使肥皂失去去污能力,不易产生泡沫。
解决办法:
硬度是钙离子和镁离子多了造成的,阳离子交换树脂能中和这些离子。市面上卖的阳离子树脂,买回来再用5%的稀盐酸充分浸泡数小时,可转化为氢型阳离子树脂,在用水时不断通过这种树脂滤水数小时,水就软化了。
No3
在水中加入少量的碱,看沉淀的生成情况。沉淀越多硬度越大。
解决办法:
在一桶硬水中加入适量的小苏打粉,
煮沸片刻,过滤后再加入硼酸即可。
No4
取一洁净容器,隔着铝箔包装将水硬度测定片敲碎,然后全部加入容器中,以少量待测水样(V1)溶解之,此时溶液呈蓝色;继续加入待测水样至溶液变红色(V2);计算红色溶液体积V1+V2=V,查体积硬度换算表,即可得总硬度值。0 ~ 4 度叫很软的水,26 ~ 30 度叫很硬的水。
解决办法:
在盛水的容器中加入足量的熟石灰,水中的镁盐会以氢氧化镁的形式沉淀出来,然后再加入足量的苏打( 不纯的碳酸钠),使所有的钙以碳酸钙的形式沉淀出来。经过两次处理的混合沉淀物便慢慢地沉淀到容器的底部( 容器的底部最好呈圆锥形状,以便清除沉淀物)。这样,容器上部则是清洁的饮水了。